我所知道的拉萨建水电站经过
字号: T  T

导读: 夺底电站的历史,经过了噶厦和人民政府两个阶段,从第一阶段中的废弃和损坏,到第二阶段中的焕然一新,可以给后来人以启迪。

1380099658178

1956年建成的新的夺底电站

30年代西藏人用油灯

1931年我在印度大吉岭英国人办的一所大学毕业后,返回西藏。1933年十三世达赖喇嘛又派我去印度加尔各答电力学院学习。当时在这个电力学院学习的西藏人只有我一个。一到那里,就因为水土不服而生病,我还是尽量设法克服困难。经过几年的攻读,总算对这门学科具备了一定的专业知识。

西藏过去曾对大自然中出现的闪电打雷的现象有过记载:天空中闪电打雷非龙所致,而是天空带阴阳电的两块云相撞闪光,在佛教经典中也有关于对磁场能力的记载。并非西藏人对电学知识“一无所知”,更非西藏在关于文化、科学上是“一张白纸”。

在电灯还没有发明之前,西藏也同世界上所有民族一样,晚间照明是油灯,住在林区的人们用油松照明。20世纪初,藏商从帕里、卓木去印度经商,他们从印度购进蜡烛,在拉萨出售,引起一些贵族和大商家的兴趣,于是他们在节日或宴会时用蜡烛照明。此后,由于边境贸易的发展,其它新式照明用具也贩了进来,有财力的人家都使用汽灯。贵族家庭用油灯的人家越来越少了。

贵族子弟去英国受训

1911年,十三世达赖喇嘛出逃到印度大吉岭去。在此几年间达赖喇嘛觉察到世界发展趋势,不发展科学、文化,西藏是没有前途的。于是他决定在西藏贵族中挑选一批年轻、聪明的子弟送去英国受训。

1913年芒仲·西绕贵桑、强俄巴·仁增多吉、吉普·旺堆罗布、果卡瓦·索朗贡布4人由四品官龙夏·多吉次杰率领前往英国伦敦的诺裴里大学学习。芒仲·西绕贵桑学地质工矿,强俄巴·仁增多吉学电业,吉普·旺堆罗布学邮电,果卡瓦·索朗贡布学军事。当时担任翻译的是一位在英国工作的西藏夏尔巴人列丹巴黑。1921年,他们结业返回西藏。在这之前,西藏噶厦政府从英国基尔斯机器制造厂订购了一部125匹马力的发电机和一台铸造货币的机器,于1924年由强俄巴·仁增多吉负责运送到拉萨。

第一座夺底藏式四柱电站建成

当时我在锡金首都甘托克英国人办的一所中学学习。以后听到参加修建电厂的老技术工人说,1925年,在强俄巴·仁增多吉的带领下,抽了十多个藏族民工和50多个石木泥瓦匠,在拉萨的夺底地方修建了一座藏式四柱电机房。1927年开始运转发电。后来又在达赖喇嘛近待土登贡培的支持下,在扎塘(拉萨北郊)筑起了一个很大的围墙,围墙内修建了一幢二层楼房,内有仓库,宿舍及两个造币车间。

1931年(藏历铁羊年)11月18日,十三世达赖喇嘛亲驾前往参加建厂竣工的庆祝仪式,并亲自将该厂命名为”无限美妙智慧宝库扎电机厂“,同时任命当时的扎萨擦绒·达桑占堆和古甲(圣侍)·土登贡培为该厂负责人,另委任一名孜本(审计官)和十几名工作人员。该厂根据政府的财政需要,铸造银铜硬币和印制纸币。当时该厂也曾仿造过英式步枪,由于质量差,以后就停止生产这种武器了。

1935年,强俄巴·仁增多吉将夺底电厂的电输送到拉萨新建的吉布岗小电站,住在八廓街的贵族、商民群众家里都安装上电灯。

我接管电站期间  

1945年,强俄巴·仁增多吉逝世。噶厦命令我去接管电厂事宜。在此期间,我碰到了许多困难,因为夺底电厂的主机是十九世纪产品,经过长期运转,磨损过大,只能发出四分之三的电力。而政府官员对于因机器磨损、材料不足和工人技术差所造成的状况不经调查,就指责我们工作不力,但我并没有因此而灰心,仍然坚守岗位。同年11月份,因为我妻子患重病,我向噶厦请准送她到印度加尔各答治病才离开电厂。

1946年5月我返回拉萨后,由于噶厦政府的财政开支一年比一年高,就让邦达旺青发行纸币印钞机不分昼夜地赶印,发电机磨损越来越严重,终于报废停止使用。事先我曾给政府厂管说:“电机由于长期运转失修,现在已达到无法修理的地步,就像断气之人,服药也是不能起死回生的。如能重新建一座新厂就好了。”厂管堪仲大喇嘛土丹罗桑却一味指责,并叫乃仲·土丹列门将我召至“雪噶”(原噶厦政府的传达室)严加斥责:“电机停止发电,就是你失职!”逼得我多次到“雪噶”申辨,为此我受到很大的压力,直到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我才彻底放下了这个沉重的包袱。

赴纳金山脚下考察

当我又向扎萨擦绒和堪仲大喇嘛土丹罗桑、孜本夏噶巴·旺秋德丹申请尽快修建新电站,扎萨擦绒答应考虑我提出的意见。后来擦绒通知,由他儿子四品官顿多朗吉和英国驻拉萨的商务机构处的电务员普萨同我一起前往查看新建电厂的地址。另外还有两个名字叫阿雪那塔和海日哈雷的德国人。据说这两人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印度人俘获的。后来,他俩从印度哲热章监狱逃出,1944年经尼泊尔来到西藏,由噶厦政府安置在擦绒家里,生活所需由藏政府供应。据说阿雪那塔是一水利专家,擦绒也叫他一同前往。当我们来到纳金山脚,那个德国人说:“在纳金山下开一条新渠,将河水引到那里,修建一个发电量为330千瓦的电厂是没有多大问题的。”他又说:“可以将以前修的旧渠道加宽。这样,还能往拉萨行船,可以运输,也可引水灌田,有利农业。再将建厂基地扩大一点在纳金的山峡间修建一座桥,工程所需的石料就近采取,不会有多大困难。”擦绒问道:“这样搞,如果发生大水,对拉萨城区、大昭寺有没有危险?”他回答:“首先搞好测量,然后筑起坚固的防水坝,就等于给烈马套上笼头,洪水就不会到处泛滥了。在我们德国的很多大河流上都建有电站。”

英国购买电机搁置

不久,扎列空向噶厦呈报了一份兴建谢德水电厂的计划,经批准后,于1947年任命四品官擦绒·顿多朗吉、孜仲·土旦桑格为管理,命扎的藏军300余人挖渠、修建厂房和宿舍。并计划从英国吉埃斯机器厂购进两台120千瓦的电机和重新修电厂架设到拉萨的电杆、高压线以及电表等仪器。邀请英国驻西藏商务处的电务员普萨亲往协商。直到1954年,该电机才运到印度的加尔各答港口,当时的电厂管理扎萨桑颇·次旺仁增带领四品官顿堆朗吉、赤仁色·仁增朗加、雪仲松多·布次仁和我,我们四个人都懂英语,一同前往接运机器。1955年我们到达加尔各答港口,清点了电机和附件运到了锡金首都甘托克。因甘托克至拉萨没有公路,只好靠人力运输,虽然遇到很多困难,但大家还是想方设法将轻便材料运到了拉萨。当我们着手启运主机时,突然接到扎列空来信。信中说:“噶曹(当时的代理噶伦)新卡·居美多吉批示,将电机、材料及运输费用等统交驻噶伦堡商务管理邦达养培和堪穷洛桑坚参保管。交接完毕后即返藏。”我们只好遵照电示,办好交接手续返回西藏。

解放后,纳金电厂落成

1952年,西藏军区派了几名解放军检修员,帮助我检修了原夺底电厂那台旧电机。1955年,中央政府在夺底联合修建新电站。汉族技术工人、藏族土木石工积极参加了这项建设。新电站的电机和一应设备都是祖国的上海制造的。计有3台发电量为220千瓦的电机和电表、变压器、高压线、水管等。当时青藏、川藏两条公路还在修建当中,设备经过艰难的途程运到拉萨。1956年新的夺底电站在西藏和平解放后才建成。从而解决了罗布林卡、布达拉官及拉萨各机关和居民群众的照明问题。拉萨群众都称赞这是在党的正确领导下取得的辉煌成就。

1957年,西藏军区决定开凿纳金山角,利用拉萨河水再建一个大型水电站。人民解放军的技术人员、广大指战员和藏族民工们一起投入了这场新的建设工程,从祖国内地运来了6台1250千瓦的发电机和各种电器设备。1960年纳金电厂正式落成供电,使拉萨全城第一次大放光明。截止1983年西藏已建设起中、小型水电站695座,成为开发全自治区的主要能源之一。

【责任编辑:秦盼】
相关阅读

登录

注册

用 户 名

密  码

确认密码

邮  箱

验 证 码 换一张